2018年01月19日  星期五 农历:丁酉[鸡]年十二(腊)月初三
理论研究

足下青草香——人大干部谈下村挂职经历

2016-05-20    阅读量:3250

——人大干部谈下村挂职经历 

    去年5月,组织安排我到曹桥街道章桥村,挂职担任村第一书记。回首这一年,我走在乡间小道上,在房前屋后、田间地头、浜边河沿,踏着青草,努力贴近基层接地气,贴近群众增感情,贴近实际“抓活鱼”。

    一年里,我和村“两委”人员群策群力,坚持做好“加减法”。“加法”上,主动争取“文化礼堂”和“美丽乡村”项目奖补资金,启动主干道扩宽和绿化工程,新建了古银杏树公园;赴桐庐荻浦村学习先进经验,把村级党课开到法庭里,成立了党员“红色巡河队”。“减法”上,多次上门宣传拆违和生猪减量政策,拆除了34户违建,攻破了生猪养殖最后四个“钉子户”,在曹桥街道率先实现了生猪散养清零。这一年里,我走访了100多户村民,走进他们家里,将心比心问冷暖、拉家常、说政策、谈企盼。

    这其间,拆违这件事,给我印象最深。

    天下难事,“拆”字第一难。由于历史遗留问题、长效管理缺失等原因,邱家湾小区的违建一直是拆旧建新、野蛮生长。全面拆违,我们抓住全省“三改一拆”的有利时机,秉持“党员先拆、大户先拆、以点带面、公平公正、不留尾巴”的工作理念,乘势而上,全力以赴拆除邱家湾小区的违建。

    第一次上门做拆违动员时,我们就被小区居民围了起来。一位五十岁出头的妇女丁某某态度很差,面红耳赤地指着我们嚷道:“为什么要我先拆?前面党员的鸡棚没拆!隔壁的小作坊、开水房,面积那么大,也没拆!他们不拆,我小小的车库,轮不到拆!”。

    “没有先拆和后拆的区别,违建都要拆……”我们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我们专门召开党员大会,与党员签订承诺书,要党员做到“违建再小也要拆”。一个星期不到,邱家湾里的所有党员都拆了违建。

    作为中心社区,邱家湾小区居住了来自5个村的138户人家,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联合国”。章桥村拆得了自己村民,拆不了邻村“治外法权”。曹桥村的唐某某就是这样的典型。在我们五次上门之后,他仍然谈困难、讲条件,说小区规划不行、交通不行、配套不行、当初拆迁进小区的许诺没有兑现等等,在拆违上就是不松口。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我们联合曹桥村干部,商定对他家人、亲戚好友、隔壁邻居分头做工作,一次不行就两次,反复做工作,有人劝拆,有人助拆,督促他签约拆违。经过近一个月的攻坚,终于顺利完成了小作坊拆迁。

    拆违,一山放过一山拦。正当邱家湾拆违进入收尾阶段时,经营开水房生意的两户村民死活不拆。两家人一个调子:“生意辛苦、薄本微利,新收购来的废旧木材花了大价钱,先缓缓,等烧完了再拆。”

    人大干部驻村挂职,就要发挥人大代表在基层治理中的作用,让他们登台唱戏。针对两位经营户“拖”的心态,我们主动求助于市人大代表陆勤良。作为章桥村选出来的企业家人大代表,他一直热心村级事务,在群众中间威望很高。比如,去年我们准备拓宽出村主干道,他一次性捐助村里十万元,受到村民们的交口称赞。

    我陪同陆勤良代表到经营户家里,他对开水房经营业主说“木材放这里,风吹雨淋,回头再卖就吃亏了。我经营陆氏木业30多年,你信得过我么?我来帮你处理这些木柴……”经过他的一番开导,两个经营户思想上通了,卖了木材,拿了钱,主动拆了违建。拆违工作“最后的尾巴”,也被人大代表顺利“剪”掉了。

    小区拆违结束后,小区居民见到我们都说:“真没想到,这次你们是铁了心了,小区一处违建都没有剩下!自拆、劝拆、助拆、强拆结合起来,拆违就应该这样,给你们点赞!”村里的老党员见到我说:“人大干部当村第一书记,就是和别的单位不一样,让人大代表助推拆违的中心工作,这个方法好!”

    人大干部下村挂职,让我在一线工作中接了地气、长了见识、增了才干,让我真切地感悟到了“顺民意、得民心、惠民生”这9个字的内涵,闻到了基层工作的清香。 

    (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李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