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8日  星期日 农历:己亥[猪]年七月十八
理论研究

关于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的几个问题

2015-10-27    阅读量:10025

    根据代表法规定,人大代表因刑事案件被羁押正在受侦查、起诉、审判的;或者被依法判处管制、拘役或者有期徒刑而没有附加剥夺政治权利,正在服刑的,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由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向本级人大常委会或者乡镇人大报告。人大常委会或者乡镇人大接到报告后,应该采取怎样的操作?实践中,各地认识不一、做法各异。有的地方作出决定,有的地方发布公告,有的地方在许可对涉嫌犯罪的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的同时,决定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笔者认为,以上三种做法,均不尽妥当。

    关于暂停代表职务是否需要决定或公告的问题

    《代表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代表因刑事案件被羁押正在受侦查、起诉、审判的;或者被依法判处管制、拘役或者有期徒刑而没有附加剥夺政治权利,正在服刑的,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可见,只要上述法定情形之一发生,就必须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因而“暂停”是一种法定事实,是由法律明确规定的,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也不是由人大常委会或乡镇人大决定的。因此,就不存在由人大常委会或乡镇人代会作出暂停决定的问题。一旦暂停的情形消失,只要代表没有辞职,也没有被原选区选民或者原选举单位罢免,就应该及时恢复执行代表职务,也无需作出恢复的决定。

    从代表法的制定和修改历程来看:1992年,代表法诞生时规定,由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报同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或者主席团确认并公告。2010年,代表法修改后明确规定,由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向本级人大常委会或者乡镇人大提出报告即可,删去了“公告”二字。可见,公告也不再是法定程序。

    从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实践做法来看: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提出的代表资格审查报告和代表资格变动情况报告,均未作出决定,只是履行审议并通过报告的工作程序。由此,可以推断,人大常委会或乡镇人大在收到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提出的暂停执行代表职务的报告后,也无需作出决定和公告,只需履行审议并通过报告的工作程序而已。

    这里,值得探讨的是,既无决定也无公告,对暂停和恢复代表职务事项,该以何种形式,通知相关选举单位(选区)和个人,以及向社会公布,体现法律的严肃性,和对选民、代表个人知情权的尊重,也有利于原选区、选举单位和代表小组开展活动。这属于工作中的联系和沟通问题,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必经程序。

    关于许可采取强制措施≠暂停代表职务的问题

    法律赋予人大许可权是对代表执行职务的保障,属于事前监督。代表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未经人大许可,人大代表“不受逮捕或刑事审判”,也不得“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这里的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该包括行政拘留、司法拘留、取保候审和劳动教养等刑事、民事、行政管理法定措施。暂停执行代表职务的情形:一是刑事案件被羁押,二是服刑没有被剥夺政治权利的。可见,有暂停执行代表职务的事实存在,都会有人大许可的程序在先。

    部分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在许可对涉嫌犯罪的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的同时,决定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这种做法显然不尽妥当。“许可”是“暂停”的法律基础,“暂停”是“许可”的自然延伸;“许可”发生在先,“暂停”发生在后,两者没有同期性。从法理上讲,司法机关只有得到人大或其常委会许可后,才能对代表采取强制措施;代表只有被羁押后,才能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并不是许可之后,便自然而然在停止了代表职务。简而言之,这一过程必须是从“许可”到“羁押”再到“暂停”的过程。在许可对代表采取强制措施的决定中,同时宣布从决定之日起暂时停止执行代表职务,必然导致代表在司法机关尚未实施逮捕或拘留进而羁押的情况下即暂时停止了执行代表职务。这种做法显然违反了程序,也侵犯了代表的合法权益。

(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殷文杰)